幸福的所在─若茵農場


    「哇~好漂亮哦!」清晨起床後,我包著棉被趴在窗邊往外看,不自覺地便驚呼出聲。「哇~外面有躺椅耶~」天亮後,我才發現我住著的房間外面有很棒的躺椅,而且壯闊的山景及遠方的城鎮盡入眼簾,視野絕佳,與夜晚遠眺萬家燈火是完全不同的感受!匆匆梳洗之後,我立刻和同事Peggy跑到陽台上散步、賞景,並且指使攝影師阿伯拍下悠閒賞景的美麗照片。「真的好棒哦!視野好好!」帶著爸爸在二十幾年前買的古董相機的我,忍不住也拿起相機站在陽台上往下拍。當時,我心裡就是這樣想著,我要拍下美麗的若茵,跟所有的朋友分享……


藏身山林遠離塵囂,傲視群山星月爭輝。

『若茵農場』是一個聽起來非常詩情畫意的名字!
    可是,我必須承認,在出發去採訪之前,我對這趟行程其實是沒有太多期待的!因為排定的四個點,有三個沒有聽過、一個我去過!而之前一心一意以為自己可以去武陵農場的我,內心著實有點失望。但是,能夠利用工作之便多去拜訪一些沒去過的地方,還是會讓我有那麼一點小興奮。因為,我一直喜歡到處走走、看看,用自己的眼睛去發現不一樣的台灣、用自己的心去體會真實的感動,我想,這也是我甘心背負著收入不穩定的生活壓力持續從事這行的主因吧!

    出發前,Peggy告訴我:「我們晚上要住在若茵。」『若茵?』我在心裡打了個問號!出發前都會先做功課的我,竟然找不到若茵的資料,而且網路搜尋到的網址根本連不上去!所以,我便抱著去了就知道的想法出發了!(事實證明,全省走透透的我實在太孤陋寡聞了!)因為,若茵是安排在第一天的第三個景點採訪,我們到達時已經是晚上了!一整天下來走了很多路累趴了的我,離開東勢林場後一路都在睡!睡夢中隱隱約約知道我們走錯路,也聽到阿伯攝影師打了電話問老闆怎麼走!然後,我繼續昏睡。

     在阿伯攝影師打第二通電話問老闆時,我終於掙扎著醒了過來!才發覺夜色已經完全籠罩,我們開在一條沒有路燈又窄小的山路上,於是,我也開始聚精會神的注意著路況,沿途經過幾片竹林,在黑暗中顯得十分陰森!『到底在哪裡啊?』我在心裡打了個大問號。
「妳終於睡醒了哦!」阿伯攝影師冷冷的說。
「對啊!那裡一定可以看到日出,你要自己起床拍日出哦!」意識到我們愈爬愈高的我,開始恐嚇攝影師。

     在我一路望著窗外幽暗的樹林快速掠過的同時,我們終於抵達了若茵農場,盤據在山頭的房子有著溫暖的燈火,我鬆了一口氣。
「阿伯,有好多星星哦!你晚上可以好好的拍個星跡喲!」
「哇~有夜景耶~你也要拍夜景!」

    若茵的地理位置可說極佳,不僅將群山踩在腳底下,而且還可以看到美麗的夜空,於是,我又開始恐嚇攝影師阿伯叫他要拍星跡。


遠眺萬家燈火璀璨耀眼,近觀點點螢火滿山飛舞。

    爬上斜坡抵達農場的木屋之後,門口放著兩疊名片,一張印著吳俊龍,一張印著吳威龍。 『是兄弟啊!』我拿了一張吳俊龍的名片,心裡想著經營這樣一家民宿的老闆也一定有點年紀了! 美麗的盆栽沿著走廊擺置、大把大把的乾燥花從天花板垂掛而下,十分雅致。而露天的平台上,井然有序地設置了成排的陽傘桌椅,遠處城鎮的萬家燈火閃爍搖曳,美得令人屏息。 而且,因為若茵位在海拔一千一百公尺左右的山上,東勢鎮的璀璨燈火雖然十分耀眼,但是卻遙遠地很不真實,真的彷彿置身於人間淨土、遠離塵囂。

然後,我見到了威龍-若茵的小老闆。 有著一頭卷髮、黝黑皮膚的威龍,給我的第一印象是:「一副沒睡飽的樣子!」 但是,帶著淺淺微笑的他卻讓人有種親切的感覺,很像鄰家男孩。

「你是~吳俊龍,還是~」我遲疑地搜尋著另一張名片上的名字問。 「我是威龍。」他說,帶著笑。
「喔。」很年輕的老闆,二十多歲吧!呵呵~真神奇!這大概我採訪類似的農場民宿遇到最年輕的經營者了。
「你們先去房間休息,把東西拿上去,先吃飯吧!」
「等一下吃飽飯,我帶你們去看螢火蟲。」威龍還是一派親切。
「螢火蟲?好。」我相信我的眼睛一定忽然一亮,因為,之前我還很懊惱我們不是住在東勢林場,竟然失去了看螢火蟲的機會。沒想到,若茵也有螢火蟲呢。

     匆匆吃了若茵熱情為我們準備的飯菜之後,我們和另外三位住客一起跟著威龍出發去看螢火蟲。 沿著若茵的環山步道前行,我也就這樣掉進了一個美麗的幻境中。

     你看過螢火蟲嗎?我想,對於住在城市的我們那無異是一種奢求吧!別說是城市了!即使在台灣的鄉野,螢火蟲也是寥寥可數,能夠看見一兩隻拖著光亮飛舞而過,就已經很神奇了!更何況是一大群呢? 可是,你一定不敢相信,我竟然看到了滿山飛舞的螢火蟲,簡直就是滿坑滿谷。那一刻,我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因為前方的道路、兩旁的樹林,都是一閃一閃的螢火蟲。感動到令人想哭啊! 雖然威龍帶著手電筒,但是如果一打開手電筒,那刺眼的光亮就看不到螢火蟲了!於是,我們一行人只得摸黑前進。 威龍一路解說著,我也歷經了很神奇的三、四十分鐘。 那種感覺及體驗就好像,在黑暗中看到奇蹟! 這樣的比喻也許不是很恰當,應該要用點詩情畫意的形容詞來形容,可惜我的腦袋實在不是很靈光--在感動的時候,所以,我無法將那種驚艷、心動又差點熱淚盈框的感覺具體描述出來。

「你們怎麼都沒有尖叫啊?」威龍說。

    哈~我想,是因為每個人都感動地說不出話吧!真的會讓人以為自己置身在夢境中。 阿伯攝影師抓了一隻螢火蟲在手掌中照路,放開後那隻螢火蟲還是一路跟著我們,還飛進我的白色衣袖裡,透著光亮的.捰滼S子看起來很像小燈籠。真是新奇的體驗。 我與威龍也就坐在馬路的正中間,看著閃耀飛舞的螢火蟲聊了起來。 待續...... 2002/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