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的所在─若茵農場 番外篇


     當威龍打電話給我說要請我幫忙寫若茵農場網站的介紹時,我很高興。 高興的原因其實很單純,那就是威龍記得我,而且自己的能力是獲得肯定的。
「喔~好啊好啊!如果你覺得我可以勝任的話。」我說,幾乎無暇細想。
「我覺得妳寫的很好啊!」威龍說。

     我跟若茵農場的結緣,是來自於四月底的採訪,而踏進若茵那由黃色系及乾燥花所營造出的和煦空間的第一步,我的心底就充滿一種很溫暖的感覺,在環山步道看到滿山飛舞的螢火蟲及在露天平台眺望東勢鎮夜景的同時,我就深深愛上了這個地方。

     因為提前作業的關係,雜誌到現在沒有出刊,預計是在六月中旬,所以其實威龍也還未看過我寫的若茵介紹。 我想,威龍之所以會說我寫的很好,應該是來自於我之前寫的那篇自己的遊記──「幸福的所在──若茵農場」

     這篇遊記分成上下兩集,因為我想要多貼幾張照片讓大家觀看,而在新聞台發表及發出電子報之後,照片中的美麗風景,著實也得到廣大的迴響,很多人在問這個漂亮的地方在哪裡?就連我拿相片去沖印店沖洗,老闆都問我去哪裡玩,還說她想帶家人及小孩一起去渡假。

     第二次造訪若茵的時候,我也帶了這篇自己的遊記去給威龍。 而第二次去若茵,是在我採訪回到台北之後的第六天,我以很快的速度與家人驅車前往若茵渡假,因為我實在對若茵念念不忘,很想遠離交通混亂、空氣污染極為嚴重、工作繁忙令人疲累的台北…… 而若茵的美麗及身處其中那悠閒舒適的感覺,就是我念念不忘的原因。 「去那裡住個十天半個月好了!」我常這樣喃喃自語般地對我的朋友及同事們說。


     第二次去若茵,得到吳媽媽及哥哥俊龍的熱情歡迎及熱烈款待,吳媽媽不時親切地跑來與我們寒喧,而哥哥俊龍更是坐下來與我小聊了一會。我們也很隨性自在地泡茶、聊天、散步,悠閒地幾乎忘記了回到台北後還要拚命去賺錢的事。
不!也許該說,我對現在過著的生活有點疲累了!

     那是一個多雲的天氣!下午還微微地飄了一點點細雨!跟我第一次去若茵那艷陽高照、天空藍到不像話是截然不同的兩種風情。 坐在露天平台上喝茶,偶爾還會有一朵雲飄至身邊,靜靜地橫臥在我們面前,擋住山下的萬家燈火,再慵慵懶懶地飄走。 稍晚一點,原本多雲的天空漸漸澄澈,星星也一個一個露出頭臉,我看到了完整的北斗七星在我們頭上。
「北斗七星耶~」我仰起頭手一指。
「我把傘放下來!這樣看得比較清楚。」威龍站起身收起白色的大陽傘。
滿天的星星就這樣毫不矯情地落入我的眼底……
很美……

     第三次去若茵,就是前幾天的事! 因為一直說要帶爸爸媽媽前往渡假的,可是卻因為忙碌,日子這樣一過就又快要一個月了!好不容易終於在六月初的時候,有這樣難得的空閒可以全家出遊。 連日的豪大雨,讓我很擔心未能成行,不過還好在我們出發的前一日終於放晴。 但是上若茵的那個下午,車行到半山,也下起傾盆大雨。 濃霧很快地籠罩住整座山頭,白茫茫的一片加上大雨,我們幾乎連路都快要看不見。 不過,卻有一輛接著一輛的車子陸陸續續地從通往若茵那條唯一的山路開下來,這樣的天氣中,還是有許多人紛紛造訪這個世外桃源。 籠罩在霧中的若茵,依舊是美麗的。

「我來三次,三次天氣都不一樣,一次比一次不好!大概我是雨神吧!」我笑著對威龍說。

     不過,也因為這一場延續到晚上的大霧,終於讓我體會到「瞬息萬變」這句話的涵義。 呵~怎麼說呢? 當霧些微著散去的時候,山下的燈火一盞接一盞的亮了!當我興奮地跑去叫爸爸媽媽出來看夜景的時候,霧卻又將剛剛的燈火全給遮住了! 真的是瞬息萬變啊! 眨一下眼,看到的風景又自不同。 不過,也許每次到訪看到的景致都不同,但是不變地卻是這裡的待客熱誠!吳媽媽依然是那樣熱情地招呼著我們!
說來其實很奇妙!

     從事旅遊採訪及報導多時的我,雖然有「全省走透透」的封號,但是卻從未對一個地方這麼喜愛過。 我常常去一個地方採訪,覺得老闆很親切令人難忘!覺得風景很漂亮下次要自己來玩!甚至還真的跟朋友說:「下次我們可以去╳╳玩,那裡不錯耶~」! 可是,實際上,我會再去的機率是幾乎等於零,跟這些在採訪過程上曾經幫助過我們的老闆們也不會再有聯繫。 忙碌當然也是一個原因!但是我想主因是已經去過就會想說乾脆去別的地方吧!不會真的一去再去! 但是,若茵卻是一個我想要每個月都至少要去一次的地方。 而我也真的這樣做了! 甚至就連若茵的狗狗──Yuki、Jessica、剛生三隻小狗的小花,以及那隻失了蹤的Whisky,我都對牠們懷抱著一種難以解釋的感情。 真是神奇!

     所以,當威龍打電話給我談網站的事時,我想都不想、二話不說地就答應了! 甚至在跟威龍碰面之前,就把若茵農場現在的網頁看了不下數十回,幾乎可以像是我自己的新聞台一樣地清楚肯定地告訴大家裡頭有些什麼什麼。 可是,另一方面,我卻又擔心著,自己因為對若茵的感情涉入太多,而無法以中肯的立場及文筆寫好一篇介紹文。 會這樣擔心著,是其來有自的! 因為之前寫雜誌採訪稿的時候,我就先寫好了自己的遊記,結果我把所有其他採訪的旅遊點的稿子都寫好交出去之後,唯有若茵的部分我遲遲未能下筆。

「若茵的妳可以很快寫好吧!妳都去過兩次了!」同事Peggy在催稿的時候這樣對我說。

     好像道理也真的是這樣!但是我就是對著電腦檔案中「若茵農場」那幾個字發起呆!好像真的是因為我對這個地方有著一種特別的感情,反而覺得怎麼寫都不對!無法用我的文字將我所感受的一切表達於萬一。 儘管如此,我還是帶著一種躍躍欲試的心情,與威龍碰了面討論網站的事。

「我們那裡~妳應該很了解吧!妳也去過好幾次了!」威龍說。
「…………」我笑笑看著威龍。

     嘿~沒說出口的是,就是這樣才糟啊! 我一定又會開始覺得自己江郎才盡,找不到貼切的形容詞、寫不出更好的字句來介紹若茵農場。
但是,答應了威龍,我就要全力以赴! 希望我能夠中中肯肯地,不涉入太多私人感情寫好若茵農場的網站介紹。
我在這裡期許自己! 而若茵農場,真的是一個值得一去再去的好地方! 2002/6/8